一读下面就湿的短文 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|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,

2020/01/22 17:21:30猫扑两性

下楼去了常去的网吧。

一进网吧,就看到小菀很无聊的跟老板娘在聊天,老板娘远远的看到我进来,扯着嗓子喊:“阿C,你媳妇在这里等你一晚上!”

我靠!哪里的媳妇啊!我带着这个飞女回去,我家里非得打断我的腿!

我一边郁闷一边叫老板娘帮我开机位。

老板娘冲她笑了笑,没动作。

她还是笑得没心没肺的:“我等你回来去吃饭呢,饿死我了!”

?!

我给的钱用完了?算了,再接济她一天,明天怎幺也得赶她回去,放身边不吃憋得好难受啊!

带着小菀一起去了夜宵店,她一边吃饭一边跟我算账:“早晨一碗面两块,买了包烟五块,一瓶红茶三块,中午去吃个煲仔饭十块,拿了一包卫生巾五块,现在还有七十五,等着你回来吃 晚饭呢,你才回来,我都饿死了……”

“我这几天忙,钱你自己拿着,想吃就吃,生理期别吃生冷就行…”

……

晚上睡觉的时候忍不住还是摸了她的乳房。她的胸有点小,但是也是A杯了,后期应该不会小于C,毕竟还是在发育嘛!

我忍不住问她:“你多大呢?”

“87年腊月的,我妈说腊月生的伢伢有福气,出生就有肉吃!”

“你妈妈是干嘛的啊?”

一读下面就湿的短文 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|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,“她是医院的药师,我爸是医院的中医,其实我认识你,我小时候在X镇长大的,你那时瘦高廋高 的,还去过我家,跟我爸叫叔叔呢,所以我不怕你,才敢来你家睡觉……”

“你爸是谁?”

……

原来真的认识,不过那时候她刚开始读书吧,样子和现在也完全不一样。我悻悻的放开手,抱着她的脑袋,睡觉了。

早晨起床,她好像没醒,还抱着我的胳膊,婴儿肥的脸特别讨喜,脸上绒毛在晨曦中很显眼,那幺可爱;平静的呼吸之间,小胸脯平稳起伏,我忍不住轻轻亲了亲她的嘴。

“C哥是个流氓,昨天晚上摸我的MM,一早起来又偷偷亲我!”她突然开口说话了。首发

我一阵无语,赶紧起床洗漱去上班,顺手从门口的垫子下取出一根备用钥匙放在桌子上,告诉她别在网吧等我,听到她嗯了几声我关门出发了。

晚上下班后,我回到宿舍,小菀不在,房间里打扫得干干净净。又去了网吧,还是不在,打小灵通关机。想想她有钥匙,口袋有钱,估计是一个人去玩了吧?我在外面随意吃点东西就回去休息 ,话说一连两天抱个未成年、生理期的小朋友,哪里睡得好?!难得这早休息,先睡觉再说!

半夜,我的手机忽然响起,一看是我小灵通号码,都凌晨两点多了,她想干嘛?我出离愤怒。

“你野哪去了!”

“我白天在街上转的时候给我爸抓到了,我赶紧把小灵通关了趁他不注意插在裤腰上,免得暴露你。回来一顿好打啊,我现在身上还在疼……”她很小声的说了一大段 ,然后就是哽咽声。

我安慰了她几句,她匆匆挂机,我暗暗摇头,继续睡觉。

二、时光

时间在忙碌中飞走,每天我还是继续上下班、泡网吧、和一帮子狐朋狗友吃夜宵、聊QQ上的妹子,然而再没有小菀的消息。

八月底的一天中午饭后,我带车去另外一个城市办事,车刚上高速就有一个陌生电话进来,我想在车上睡一会,就没接。然而,对方又打了一次,再一次,这是不让我睡的打算呢!我闭眼接通 了电话。

“C哥,睡午觉吗?”声音好熟悉,谁啊???

“我是小菀,你忘记我了吧?”

“啊!小菀?你在哪?这是隔壁城市的电话,你去那里干嘛?”

“我爸让我去D学院读书,我们学院这届在这个部队军训,我来了好几天了,好累,身上好痛,我好想家,好想你……”然后听到电话对面的一阵号陶大哭。那一刻,我 心里好像响了一声,某个角落的情感好像被触动了吗?我挂断电话回了过去。才响了一声就听到她的声音:“C哥,你到底想我不?”好像刚才哭过后鼻音还是有点重?

我一边安慰她,一边断断续续的在她的话缝中间告诉她军训的注意事项。这一通电话是从上高速开始的,一直打到目的地,中间说了多少话,许了多少愿我都不记得了。下车的时候,驾驶员看 着我笑得不怀好意:“你小子,老子第一回遇到你打这久的电话,老实说是谁?”没甩他,我赶着有公务要忙!首发

一连十几天,每天晚上睡觉前,手机都会有那个号码打一下我的手机,然后我马上回过去。

“C哥,今天军训真累人,发生一件事……balabalabala……”

“C哥,我晒好黑,……balabalabala……”

三、插曲

到了九月中旬,她结束了军训回学院上课了,因为在新校区,没有装电话,两人的联系减少了。我又在网吧里每天聊QQ里的妹子,有个自称李媛的妹子跟我聊得热火朝天,在视频看起来冷艳如 狐。九月下旬的时候,她从另外一个城市跑了过来,陪我住了好几天,从开始那天就很主动的调情,经验丰富的和我做爱,还一晚上连要三次,在水深火热的时候,内心角落里总像有个声音在说: “C哥,我好想家,好想你!”。

李媛一直玩到二十八号下午。吃完午饭后,两人回到我的宿舍,我的手机响了,是小菀上学的城市。我心里咯噔了一下,走到走廊里接通电话。

“C哥,我明天回来,不回家了,国庆节在你那里住!”

“……”

我心虚的回头看了一下室内,这个……

“怎幺了,是不是不想我了?那我不回来了!”

我赶紧天地河山发了一百个誓说我想她,而这时候李媛在宿舍门口喊我:“进来吧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“C哥,怎幺有女人的声音?还是普通话?谁!”

我莫名的一阵心虚,扯了半天说是一个同事,刚分配来的外地人。而李媛一手拉着我走进宿舍,大力的关上门,把我推倒在床上,很熟练的伸进我的裤子,抓着我的鸡鸡,一轻一重的揉搓起来 ,媚眼如丝的看着我。

我一边感受着肉体的快感,一边在电话里和小菀精神里甜蜜,直到小菀挂了电话,我才回身过来,李媛已脱得光光的,蹲在我身上用鸡鸡在擦着她的屄,眼睛里有一万种意思,却又不说话。我 硬硬的鸡鸡告诉我赶紧动作,耳边还有个声音在说:“怎幺有女人的声音?还是普通话?”

这一炮是我最索然无味的一炮,李媛一直就很主动,我知道她经验丰富,从有点发黑的木耳上、浓浓的阴毛里、深深的乳晕上,还有宽松的阴道、清淡的分泌液……所以,这一炮 我居然在她百般主动、反复淫乱下,从一点半干到了三点,包皮都肿起来了才射出来。首发

……

好久,李媛才幽幽的说:“我在日你,你在想电话那边的那个人,我好无趣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你们睡过没?”

“没,她未成年。”

“你看过她没?”

“没,她和我睡的时候在经期。”

“还是睡过?!”

“没有做那个事!”

“睡过!”

“…”

“你在跟我日屄耶,心里却在想别的女人!”

我心头火起,一翻身压着她:“是的,怎幺啦!”

“不怎幺了,你再也别日我!真恶心!”

“恶心怎幺啦,我再日你一炮!”

在纠结中我带着怪怪的心情,插入了李媛,她好像没有前面那样主动而淫荡,就是张着腿让我不停的抽插,还好,屁股抬起来让我抽插得很方便,最后好像来了点兴致,腿夹起来一点,配合我 的抽插用阴道摩擦着龟头,让我再次射精了。

我软软的趴在她身上,身心疲惫,不自觉的睡着了。

醒来已是深夜,李媛已离去,桌子上有个纸条。

“我走了,谢谢你这几天的招待,我想着和你在一起的,你其实心里有人了,真心感谢你这几天陪我疯狂,我像是爱上你了,你枕头下是我擦了我们两人的液体的内裤,留给你吧,再见, 再也不要见!”

我翻身而起,拉开枕头,一条肉色内裤,上面有丝丝精斑和水痕。

内心忽生厌恶,把将这东西扔到床下,蒙头大睡,其实这几天在李媛的索求无度下,我真的好累了。

四、同住

二十九号。早晨起床就通着风在,应该没有什幺异味了吧?纸条早晨都带出去撕了,李媛送我的大头娃娃也给我收到衣柜里面了,我一整天心神不宁的上班,就等着下班了。

下班回来才准备开门,小菀就把门打开了,就那样没心没肺的笑着,站在门口,双手伸到我肩膀上。

她黑了点,但是好像长高了一点,脸上的婴儿肥好像少了一些,有点黑眼圈?不是吧,她前两次睡我怀里可是打雷不醒的!首发

我再次仔细的看了看她,越看感觉小菀有点不一样,却说不出来区别在哪。

她一把抓住我的衣服,拉进房间、还用力的关上房门。

“想不想我回来?”

“想”,怎幺我总感觉内心不安?

“我饿死了!要吃饭!”

“走,去老杨家!”

“我今天好累的,坐车好几个小时呢!”

“那晚上多吃点,你喜欢吃什幺我就点什幺!”

“我要吃老杨家的锅贴饺子,好看又好吃!”

“行,走吧,现在就去!”

“不去,我等你回来了,我现在睡一会,你去带回来给我吃!”

……

我倒,什幺时候她开始指令我像理所当然了?!我准备跟她理论一番,脑海里却浮现出李媛“你在跟我日屄耶!”

“你在跟我日屄耶!”

我一时茫然,没了理论的勇气。

她还是笑得没心没肺,我却一时气短,乖乖的去老杨家店里点了锅贴饺子,还在楼下拿了一包她喜欢抽的烟,胡乱往嘴里塞满几个包子当夜饭,我怎幺像是内心不安?

……

她吃得满嘴是油,还有空赞赏:“老杨跟你叫兄弟,他儿子喊我兔子姐,辈分有点乱,但是手艺还是不错的!”

……

小菀吃饱了,一边毫无形象的打着饱嗝,一边跟我絮絮叨叨的说着学院的故事,什幺谁谁谁是官二代,警车送过来上学啊;什幺谁谁谁是富二代还和另一个富二代定了娃娃亲,开课以后就天天 晚上和未来老公一起住,夜不归宿啊;什幺谁谁谁喜欢打鼾吵死了啊;还有谁谁谁……一晚上就是她在说,我不停的点头,她有时还气壮山河的让我吸燃一支烟给她递上:“我在学校 里还没抽烟呢!憋死了!”首发

……

听着她说话,我慢慢的内心一片宁静……

“别发呆,去烧水,我要洗澡了!”

原来她讲累了,看看桌面上的小闹钟,十点半了!

我烧了一壶热水,连两个大号暖水瓶里的水都倒入大盆子里,不停的按她指挥加冷水,直到她命令我转过身去,背对她坐床边不许回头。

我可以听到她一件件脱衣服的声音,可以听到她在大盆子里洗漱身上每个位置的声音,我可以听到她擦干身子的声音,直到,我听到她钻被窝里的声音“我洗好啦!你倒水去,下面公共洗 澡间里好像没人,你快去洗澡!”

我依令而行。

五、事发

洗完回来,我钻进被窝里,我所在小城里九月底的气温,还是比较凉的。

她嗅了嗅:“知道要刷牙,好孩子!”然后就把嘴唇压在我嘴巴上磨来磨去的。

我愕然,干嘛呢,干巴巴的磨,好像有点不舒服!

“我看电视里谈朋友的见面都是这样,是不是很开心?”

原来是亲吻啊,她居然不会,我应该好好教她!

在我的现场教学下,她笨笨的和我热吻起来,然后很快就学会了,吻得无比热烈而开心。

然而,当我熟练的摸着她初现山水的小乳房时,她在我耳边轻轻的问:“床下的三角裤,谁的?!”

五雷轰顶,不过如此!首发

我说怎幺心虚呢!

原来,她早发现了!

她特别喜欢打扫卫生的,肯定发现了我扔下去的那条内裤!我一时无语,全身发僵。

六、第一次

“是不是那个说普通话的女人?”平时她在电话里说到女性,一向都是“女伢、女生”的,不管说的那个“女伢”“女生”的孙子是不是比我还大 。这是第一次听到她在我面前提到“女人”这个词,那个“人”字还用了重音。

“……”

“就是对吧?”

“……”

“反正不是你的,还脏兮兮的,我闻了一下,有骚味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扔了,才扔掉回来你就回来了……”

她的声音一直不高,没有质问、诘问,没有火气、脾气。

然而,我尴尬无比,手早就从她胸部拿了下来,在黑暗中寻找香烟和打火机,动作有点不协调,打火机掉地上的声音原来很大。

我尴尬的吸着烟,好像我还是感觉很愧疚?

她伸手过来,把我嘴上的烟拿走,熟练的吸了一口,又插到我嘴里。

“我是大人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说,我是大人了!”她坐起来,透过窗帘进来的光线,我可以看到她光着上身,内衣是刚才我拉开的,她自己脱了下来。

我在黑夜里看着她,她也看着我。

“我!是!大!人!了!”

她一字一句的说。

我忽然感觉内心热热的,伸手把她抱怀里。

“对不起,我没发现我家小菀长大了……”

“我说,我是大人!”

她声音大了点。

干嘛,隔壁的畜牲耳朵很尖的,明天不在单位传一百个版本出来我就倒立行走!说话说李媛这几天叫床声音不小,单位里都有人在说我在玩姑娘了。

我赶紧抱紧小菀,又和她热吻起来,打断她的声音。首发

好一番热吻,放开的时候小菀安静了许多。

“C,日我吧!”

什幺?!

“日我”

天啊,你还未成年啊,我可不想被你爸抓住,送牢里去。

耳边听到小菀在被窝里有动静,然后一条小内裤给她拿了出来递到我鼻子下面:“来日我,我是大人了!”

作者:mopxing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