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风校宿玩小雪&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_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叫不停风雨情

2020/02/11 06:37:07猫扑两性

转眼十二年过去。四小姐赵姝玉也从一个粉娃娃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少女。“行远哥哥,玉儿好想你,你已经好久都没有来看玉儿了。”赵姝玉瓷白的手臂环上赵行远的脖颈, 撒娇道,“行远哥哥都不想玉儿了。”

那些男女之事,赵姝玉懵懵懂懂,只在二哥赵慕青的房中翻出过一本极旧的小册子,里面男男女女叠着不同的姿势抱在一起。

赵姝玉看得不解,还拿着书去问赵慕青,赵慕青的脸当时就红了,磕磕巴巴说这是赵西凡的东西,也不知怎么会在他的房里。

此时赵行远对怀里的娇儿爱不释手,隔着衣衫抚弄已经不能满足他,他拉开幼妹的外衫,松了腰带,扯开了襟口,露出里面浅绿的肚兜。

这肚兜并非什么艳红诱人的式样,却看得赵行远眼角发热。

“玉儿既然不舒服,那大哥给你揉揉,很快玉儿就不会难受了。”

扯掉肚兜,一对娇小饱满的奶儿顿时跳了出来。

一对奶子不大,却十分饱满,奶尖儿粉粉小小,随着赵姝玉的呼吸,起伏轻颤着,在赵行远眼里仿佛在做无声的邀请。

“行远哥哥,玉儿有些冷。”

赵姝玉露着胸,眨巴着眼睛娇滴滴开口,“一定要脱衣服揉吗”

到底还是有些女儿家本能的羞涩,那细细的手臂微微一拢,挤着一对奶儿,也遮住了粉红的奶尖儿。

“不脱衣服大哥看不见,失了力道把小玉儿揉疼了怎么办”

赵行远一本正经地说着,拉开赵姝玉遮蔽的手臂,双手覆上那对小巧的玉乳,揉了几揉,又去轻扯那粉嫩的乳尖儿。

丝丝麻痒窜上来,赵姝玉忍不住笑出声,“哥哥弄得玉儿好痒啊”

被大哥的手指捏着乳尖传来一丝刺痛,但又有一种瘙痒奇妙的感觉,赵姝玉有些难耐地扭动身子,既想躲开赵行远的手,却又想接续被他爱抚揉弄。

不多时,赵姝玉的一对嫩乳在赵行远的揉捏下,乳尖已然挺立。

像两枚硬硬的小红石子,在赵行远掌心来回揉搓滚动。

春风校宿玩小雪&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_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叫不停风雨情 “嗯啊啊”

细软甜腻的娇吟从赵姝玉的小嘴中溢出,一对奶儿已被大哥赵行远揉得粉中透红。

赵行远看着年仅十二岁的幼妹在怀中嘤嘤啼叫,那秀气的眉头皱着,神色似是痛楚,但又舒服。

两条细腿也不自觉地夹紧,小屁股在他腿上左右磨蹭。

赵行远伸手弹了弹赵姝玉挺硬的乳珠,赵姝玉一声吟叫,又尖又细,屁股也在他腿上抖了抖。

这时,赵行远俯下健壮的身体靠近赵姝玉,他灼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幼妹白嫩的乳肉上,一张嘴,就将那软嫩的乳肉和殷红的小乳尖含入口中。

赵姝玉虚软又茫然地抱着哥哥的头,感受着他湿热的口舌唇齿,是如何吮吸舔吃自己的奶儿,那灵活的舌尖配合着吮吸,一下一下,咋咋作响地舔弄着她娇嫩的小奶头。

渐渐地有些受不住了,赵姝玉开始浑身发热,麻痒难耐。

手臂搭上赵行远的肩背,顺着他吮吸齿咬奶尖儿的动作,一下下抠挠着他的背。

“呜嗯啊嗯”赵姝玉交叠双腿猛然夹紧,感觉股间涌出一抹湿滑,那湿意潺潺不止,赵姝玉甚少经历这等情潮,娇小的身子在哥哥怀中不安地扭动着。

而赵行远则轮番爱抚揉弄这妹妹的两团玉乳,每一边都用唇舌洗舔,两粒小乳珠在他的齿咬下越发肿胀,殷红殷红的,上面唾液湿湿亮亮。

然而就在这时,赵府的大管家,霍翊坤在外面敲门

“大公子,高家的人来谈事情了。”

这一句话瞬间打散了屋内旖旎的情潮,赵行远抬起头看着赵姝玉春意迷茫的眼,在她柔嫩火烫的小脸上亲了亲。

“大哥眼下还有事要忙,玉儿乖乖的,晚点大哥再来找你。”

赵姝玉十分地乖巧点了点头,拉好衣衫,下了赵行远的膝头。

赵行远走后,赵姝玉也有些疲累,唤来婢女小杏儿打来热水,擦拭了一下被大哥舔得湿乎乎的一对奶儿。

可就在这时,房间门又被人推了开。

赵姝玉没听见,直到那人走近,才猛然抬起头来。

“霍、霍管家”

霍翊坤看着四小姐袒着胸,露着一对被人吸得殷红的乳儿,那乳首还是硬挺的,显然不久前才经历了一番激烈的爱怜。

霍翊坤看着羞涩含胸的赵姝玉,面无表情道“大公子忘了东西,我来取。”

赵姝玉转过身去,背对着霍翊坤,“你、你取吧。”

没过多久,房门关闭的声音响起。

赵姝玉摸了摸滚烫的脸颊,赶紧把衣衫穿好。

大哥哥说过,他们兄妹之间的亲近不能被外人看见,同样她的身子也不能被外人看见。

可霍管家与大哥同岁,也是赵府里比她还早的旧人,应该也不算外人吧。

刚过掌灯时分,赵姝玉心里念着下午大哥说了晚点要来寻她,便早早洗好,进屋睡下了。可在床上左等右等都没人来,赵姝玉终是忍不住睡了过去。

当赵行远处理好府中事物,来到含玉轩时,屋子里的灯全都熄了。

赵行远失笑着摇了摇头,“这没良心的小丫头。”

接着赵行远走进耳房,给赵姝玉守夜的小杏儿睡得正香。

赵行远想了想,从荷包里取出一粒褐色的药丸,将药丸投入了一旁的香炉里。

很快迷香溢出,小杏儿睡得更加死沉。

关上耳房的门,赵行远走进了幼妹的闺房。

虽然这赵府如今是他当家,下人们也是他特地挑选过的,但他和赵姝玉的关系毕竟为世俗所不容,赵行远的行事一向还是十分低调。

走进妹妹的闺房,此时赵姝玉睡得正香甜。

月光透进房间,赵姝玉一头浓密的长发披泄在湘妃色的软枕上,衬得小人儿肤白如雪人如玉。

十二岁的娇儿眉眼还没有完全长开,虽然存了两分稚气在眉间,但却掩不去那娇花一样的芙蓉面。

琼鼻下粉艳朱唇微翘,似入了香甜的梦境。

赵行远越看喉头越紧,知道碰了自己的幼妹是有违伦常,但这娇儿日日缠在身边,他如何能视而不见

并且这世间还有哪个男人能像他这般宠爱赵姝玉

所以,这妹妹,也理应是他的。这般想着,赵行远毫不迟疑地将唇覆上了赵姝玉的小嘴,舌头探入她的口中试探地轻碰她的舌尖,尝到了一缕香甜津液还有一股栀子花的香味。

他忍不住伸舌卷起她的舌尖,在妹妹的小舌头上轻轻撩拨,来回搅动。

呼吸被堵住,赵姝玉睁开朦胧的睡眼。

看着在她的小嘴上动情轻吻的男人,赵姝玉嗯嗯了两声,软软道“大哥哥今天陪玉儿一起睡觉吗”

赵行远在赵姝玉房中过夜也不是头一次。

只是他常不在府中,平日里也多有不便,就渴得紧时,夜里偷偷来上一趟,次数并不算多。

“大哥今晚不仅来陪玉儿睡觉,还要做下午没有做完的事情。”

赵行远在赵姝玉的耳旁说着,还伸出舌头去舔赵姝玉白嫩嫩的耳肉,然后又将舌头钻进她的耳蜗,模仿着插穴的动作,一下一下去顶赵姝玉的小耳蜗。

赵姝玉立刻就受不了了,一股麻痒直窜下腹,小小的身子颤抖着,赵行远感觉到了妹妹的动情,舔着她的耳朵低笑了起来,“我的小玉儿可真敏感啊”

赵姝玉听不懂大哥哥在说什么,但现在大哥对她做的事情和下午一样,都是兄妹间的亲密和帮她治一治胀痛的奶儿。

这般想着,赵姝玉主动拉起赵行远的手覆上自己的小奶子,娇气地说,“大哥哥,这里胀。”

赵行远呼吸一紧,很快帐里衣衫散落。

赵姝玉身上的小衫子被撸了个干干净净,赵行远一双略是粗糙的大手覆到了赵姝玉的两只嫩乳上,缓慢地揉捏着。

他的唇也一路向下,吻了那玉嫩香颈,吸吸舔舔到了两只软嫩的奶儿上。

含着那奶尖儿用力一吸,硬是把那小小的乳珠咬得又硬又挺,颤巍巍的,模样甚是可怜。“呃嗯嗯啊”赵姝玉潮红着脸,溢出幼猫一样的吟叫。乳尖不断被挑弄,阵阵麻痒快意袭来 ,腿间那条蜜缝

热浪一片,赵姝玉哼哼两声,弓起身子,一个劲往赵行远身上蹭。

作者:mopxing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