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较污的看了会湿的污文段|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

2020/03/06 19:25:30猫扑两性

李小芳走后,龙根本欲离开,女神都看了,还有啥意思啊?不巧,又来了人。

这人龙根更熟悉了,杨英,魏武的大媳妇儿,牛大的老婆。这婆娘嘴可叼着呢,张着嘴,没事儿就在村里瞎嘀咕。

龙根是个傻子,更是个天萎,撒尿都得扶着小丁丁,硬不起来,自然成了村里人的笑柄。杨英当其冲,没少取笑龙根。

这婆娘嘴巴是贱了点儿,可身材脸蛋儿都不错,村里难得的大美女啊。虽然跟不上小芳,表婶儿,却也能跻身一流之列了!龙根躲在石滩后面嘀咕了一声。

这时,杨英已经脱光了,慢慢下了水。

有了!龙根打了个响指,脱下裤衩藏好,钻进了水里。

杨英解下头,走向深水处,刚好淹到肩膀处便停了下来,河水清凉,是最好的解暑良品。侵湿了长,杨水芳擦了一把脸,顿觉神清气爽。

低头看见被水拖起的傲人双峰,在流动的水流里荡漾起来,满意的笑了笑。不过转而就黑起了脸,幽幽骂道:

牛大那个废物,三分钟不到就软了,那玩意儿硬起来就跟掏牙棍儿似得,连瘙痒都赶不上。气死老娘了,不行,得找空回趟娘家,找水生哥解解馋,老魏家全他娘的窝囊废

啊一声惨叫还没出来。杨英突然落了下去,像是被大鲨鱼给咬了一口似得。水面上溅起一阵水花,转眼便消失不见。

龙根在水里换了一口气,抓着杨英的脚踝,一把给扯了下去。

不扯下来还好,扯了之后龙根才现手感极好,硕大的两只坚挺奶子漂浮在眼前,淡红色的小红圈像肿了似得,上面还有两颗牙印,看样子昨晚这婆娘又被牛大那货给日了一遍。

咕噜咕噜杨英猛地灌了两口水,正在惊惧间,猛然觉双峰被人给抓住了。好一双有力的大手!

龙根贼笑不已,使劲儿搓着臭婆娘杨英的奶子。大象鼻又是一阵鼓动,几欲造反。

咕噜杨英又喝了两口水,腮帮子涨的通红。

龙根见状一把松开杨英,杨英连忙将脑袋伸了出去,大口呼吸两口气,正欲呼救。

咕噜又被什么东西给一把扯了下去。

这一次龙根不仅搓了奶,顺手从河里摸了块长长的石头朝杨英下面那儿给塞了进去。

啊咕噜杨英吃痛,一张嘴又灌了两口水。

龙根贼笑两声,又在杨英的咪咪上掐了两把,这才离去。一来,自己也憋不了多长时间,二来,这么整,别把杨英这骚婆娘给弄死了才好。反正也报复了不是。

松开杨英,龙根借着流水急,不好分辨,朝着上面游了去。当龙根穿好衣服的时候,正巧看见杨英也从水里爬了起来,只是没了方才那么享受了,取而代之是一脸惊恐表情,仿佛看见了水怪一 般逃到了岸边。

比较污的看了会湿的污文段|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一瘸一拐,显然下面还有些痛。

龙根乐了,暗骂道:臭婆娘,老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嚼舌根子?老子是傻子?哼,等着瞧吧。老子迟早要日了你!

下定决心,龙根转身寻了小路离去。

咦,小龙。龙根正欲进门,却看见李小芳走了过来,手里捏着十块钱,看样子是来买东西的。

龙根嘿嘿直笑,结巴道:小,小芳姐,你来买,买东西么?模样一如既往的啥愣。

是啊,我来给我爸买两包烟。李小芳笑着说道,对了,小龙,最近好点儿了吗?

唉,问你也是白问。走吧,我进去拿两包烟。似乎想到了什么,李小芳推着龙根进了超市。这事儿还得询问沈阿姨才是呢。

龙根乐呵呵跟了上去,裤裆内却是一阵翻腾,扇了那玩意儿一巴掌,暗骂道:折腾个球,给老子消停点儿!说着又跟了进去,低头盯着俏挺屁股蹲儿,心里琢磨开了。

这穿上裤子咋还没穿好看呢,刚瞧见,两坨白花花的墩子,托得跟俩白面馒头似得,要摸上去肯定舒服。龙根咽了咽口水儿。

哟,这不小芳吗?沈丽娟的声音响了起来,说不出的喜庆。

沈丽娟一直对小芳不错,辈分儿虽大,却一直将小芳当成小妹儿看待,因为小芳是村里难得的化人儿,知书达礼,人乖嘴甜,父母也都是实诚人儿,老实的很。自然赢得沈丽娟欢喜。

是啊,丽娟婶,最近生意咋样啊?小芳抿嘴一笑,俩小酒窝挂在脸上,甜得紧。

还行。沈丽娟乐呵呵的,汗衫里两团白花花的大奶子来回直晃悠,两颗小点儿撑的老高。买点儿啥?婶儿给你拿去。

小芳指了指手里的钱,咧着一排米白的小碎牙,呵呵道:还能干啥?给我爹买烟呗。婶儿,就那个五块钱一包的天下秀,给我拿两包。

沈丽娟接过钱,递给小芳两包烟,又从一旁的袋子里抓了一大把瓜子递了过去。

婶儿,你这是干啥?小芳有些不好意思。

乡下盘间小卖部可不容易,就赚俩差价,自己可不是那种占小便宜的人。

这有啥,吃,吃呗

嗯,吃,吃,小芳,快吃。龙根站在一旁咧嘴笑道,结结巴巴,抠摸着脑门儿要多傻有多傻。

沈丽娟抿嘴一笑,捋了捋脸颊秀,吃呗,这有啥。婶婶也不是啥抠门儿的人。正长身体的时候,多吃点儿能咋的?

不过小芳,你可越来越水灵呐,跟婶儿说说,在学校里有没有交男朋友啊?啥前儿给婶儿带回来瞅瞅呗

婶儿,说啥呢?小芳惦着脚嗔怪道,胸前两团棉花球轻轻一颤,两坨酡红色云彩浮上了脸庞,端的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。

沈丽娟笑了笑,眼角余光瞄向了一旁留着哈喇子的龙根,心里泛起了嘀咕。

这小子直愣愣的盯着人大姑娘看,不会是看上人小芳了吧?

小芳离开后,龙根径直回到屋里,弄的沈丽娟想套点儿话出来也难,龙根则想着刚刚离去的小芳。

小芳不同于沈丽娟,更不是黄翠华能拟的。未经人事,还是个苞儿呢。那水滴滴娇嫩嫩的,跟刚出笼的嫩豆腐似得。偏偏还是个胸大腰细屁股翘的主儿,再加上那张俊俏的脸,活脱脱的西施再 现啊。

不知道小芳还读大学不,不读书了肯定有人上门提亲。小爷要接着装傻指定没戏,还得早日把生米做成熟饭。对,晚上的露天电影就把小芳给整了心里还在盘算着,龙根呼哧呼哧进入了梦乡。

松垮垮的裤裆处慢慢顶了起来,不知道梦里又遇见了啥,越顶越高,差点儿把裤衩都给顶烂了。

哎哟,热死我咯。小卖部柜台边来了个女人,唇红齿白,脸门儿像是跟沈丽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得。

非得说的区别,就是年轻。估摸这沈丽娟还得再年轻个三四岁,那肌肤水嫩水嫩的,太阳照了照,便红了起来。肉乎乎的脸颊跟红苹果似得,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
给,这冰淇淋刚从镇上捎回来的,好吃得很,你给尝尝。沈丽娟从冰柜里拿出一个冰淇淋递了过去。

那人接过冰淇淋闯了两口气,径直坐了下来,摇着大蒲扇。汗水珠子顺着脸颊留进细长脖颈。天热穿的也不多,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,粉红色的ra看得清楚得很,胀鼓鼓的,镇上那婆娘做的大 馒头还大。解开领口敞气,一片雪白漏了出来。

嗯,姐,你这冰淇淋还真不错,味道真好。那人抿了抿嘴,乐滋滋的赞了一句。

沈丽娟微微一笑,有些宠溺的看着女子。问道:丽红啊,今天你咋有空过来呢?你这也是,来前儿也不说说,你瞅瞅这家里也没个肉啥的。

原来是沈丽娟的妹妹,难怪二人长得这么像,还漂亮的没话说。

沈丽红闻言,却是四处瞅了瞅,跟做贼似得。

姐,小龙没在家吧?

在呢,屋里睡觉呢。沈丽娟不明所以,你啊,有啥事儿就说呗。

也对,小龙听着了也没事儿,也不懂。沈丽红似想起了什么,接着说道:姐,我可先说好,这一次我可打算在你这里长住,你瞅,我把包都给带来了。说着,拎了拎一旁的行李包。

沈丽娟手一顿,皱眉道:咋的,又跟家里干仗了?哎哟,你说说你这性子咋这么爆呢?

我可知道,二牛那人粗暴是粗暴了点儿,可绝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你那老公公,婆婆不也都挺懂事儿吗?你咋就不收收性子,非得跟人急呢

姐——沈丽红唤了一声,打断了沈丽娟。

我的亲姐呢,你咋胳膊肘往外拐呢?我可是你亲妹妹啊,你总得听我说完吧沈丽红也急眼了。

自己这头还没说完呢,就被沈丽娟一阵噼里啪啦的斗,这心里堵得慌。

丽丽红婶婶,来,来了啊。门帘一掀开,龙根傻乎乎的走了出来,冲着沈丽红直笑,两眼始终盯着沈丽红胸前两团。

暗自咽了口水儿,下面立马就有了反应,跟种马似得,见不得女人,还没脱裤子呢就想日人。

小龙啊,睡醒了啊。来,过来坐坐,婶婶给你吃糖。沈丽红从一旁抓了两颗水果糖,冲着龙根直晃悠。

作者:mopxing

返回顶部